纽约市将公园变为临时墓地?市长否认:遗体还能存放


报道称,白宫疫情工作组大多成员在羟氯喹被证实前,对其持谨慎态度。而纳瓦罗则积极谈论该药物,相信它有效。与特朗普亲近的福克斯新闻的肖恩·汉尼提、鲁迪·朱利安尼等也一直在吹捧宣扬该药。

但就在查兰去世后,医院给出的检测结果却显示,他的病毒检测呈阴性。目前,警方尚未公布其从医院逃走的动机。

据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(CNN)的说法,福奇反驳时反问的一句“你说什么”是让纳瓦罗情绪爆发的导火索。

但纳瓦罗的嗓门越来越大,反攻福奇称,“你是最早反对对中国实施的旅行限制的人。说旅行限制是行不通的。”

然而,在福奇与一些卫生官员看来,羟氯喹能对抗新冠肺炎还未被证实,还需要更多证据。

此外,《国会山报》指出,在特朗普力荐之下,联邦政府和官员已经采取实际行动推广羟氯喹,同时该问题也成为白宫内部的一个冲突点。

这名男性患者名叫希夫·查兰,55岁,来自附近的村镇。4月1日,由于有疑似新冠肺炎的症状,查兰被送到当地的卡尔帕纳·乔拉医学院进行强制隔离。

5日,福奇答记者问 视频截图

然而,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对于羟氯喹却有截然相反的两种声音,5日,这两种声音终于被引爆,一场白宫“史诗级争吵”上演。

福奇这番话把纳瓦罗当场惹毛,消息人士称,他“非常生气”。纳瓦罗指着桌上那一堆全是研究羟氯喹的文件驳斥到,“那是科学,不是传闻!”